拼搏奉献 助梦成真

2013-06-08 16:44:12 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
【字体:
打印


鞍山市华育学校  柏剑

  (在6月5日召开的工青妇“劳动实现中国梦、聚力建设新”主题实践活动座谈会上的发言)



  我叫柏剑,今年39岁,是鞍山市华育学校的一名体育老师。今天,非常荣幸能够参加“劳动实现中国梦,聚力建设新”座谈会。谈到“中国梦”,我想与大家共同分享一下蕴藏在心中多年的“公益梦”。
在我生命中,公益是一种信仰,是心甘情愿的坚持。我自小家境贫寒,哥哥、姐姐先后辍学,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我,让我成为了县城里走出的第二个大学生。回忆人生的每个片段,特别是身处困境之时,都有好心人帮助过我,让我的心中充满温暖和阳光,编织着一个回报社会、传承友爱的“公益梦”。

  这个梦想的实现始于1996年。当时,我刚到鞍山市二中工作,住在学校一个旧式小二楼的仓库里。我的学生小浩因父母离异无人照顾,十分无助。我把他带到我的独身宿舍,与我同吃同住,靠着每月193元的工资维系生活。但因为长期精神空虚,小浩迷上了网络,经常逃课到网吧玩,我怕他堕落学坏,便一个网吧、一个网吧地找,直到找到他为止。一天,我发现自己苦心积攒的1000元钱不见了,庞浩也没了踪影。我焦急地足足找了两天,终于在一个游戏厅里找到了他,但他矢口否认拿了钱。网瘾、说谎、屡教不改的庞浩让我真的很伤心,但我依然没有放弃。我想,要想改变一个孩子,不是改变一个环境就行的,而是要舍弃个人的得失,用爱心、耐心去融化他心中的坚冰,把铺好他的人生道路当成自己的责任。因此,我并没有过多地去责备小浩,而是和原来一样关心和体贴他,每天照常上课、训练。没有了钱,我们俩只好馒头咸菜地对付过活,加上那时带学校田径队训练,过度劳累,我的嗓子发炎了,痛的说不出话来,痰中带血。看着我病成这样,沉默了两天的小浩终于声泪俱下,承认错误并第一次开口向我这个只比他大7岁的哥哥叫了一声“爸爸”。从此,小浩变得懂事了,越来越上进,再也不逃课玩游戏了,还考上了沈阳体育学院。我这个“爱心爸爸”的称号就流传开了。
  与小浩有着类似遭遇的女孩朱思宁在父母离异后,和姥姥相依为命。后来她姥姥患上了白血病,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。她听说鞍山二中有一位体育老师人很可靠,并且收养了很多家境贫困的孩子,就四处打听来到二中找到我,哭着要把外孙女交给我抚养,还要给我下跪。此情此景,我百感交集,深情地对老人说说:“大娘,您老就放心吧,有我在一天,就不会让您外孙女受到任何委屈。”2009年,思宁获得了全国中学田径锦标赛800米冠军,2012年,以优异成绩被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和西安交大破格录取。为了减轻我的经济负担,思宁最终选择了西安交大。

  就这样17年来,我共收养了46个孩子。我让这些孩子从没有人管,变成有家;从缺少亲情,变成有爱;从情绪消沉,变成有笑;从面临辍学,变成有才。尽管经济上十分拮据,但我觉得很充实,很快乐。为了让孩子们过得好,我业余时间卖过盒饭、手机,去夜市卖过鞋袜。后来,为了钱,索性发动老家的姐姐、姐夫也来帮我一起照顾孩子,帮助做饭、从老家运粮食,经常是一顿饭刚吃完,就得准备下一顿饭菜,每天一袋大米。看着全家人忙碌的身影,我也很心疼。但是爱让我从大山中走出来,我又怎能舍得这些同样渴求爱的孩子呢?虽然我马上就是40岁的人了,还没有子女,但一想起这46个孩子,我就感到很满足,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我都如数家珍。
  多年来,我的大家庭能够快乐前行,离不开各级领导、爱心人士,特别是共青团组织的关怀和帮助。每个人都有梦想。实现梦想需要个人奋斗,也需要相互扶持。帮助更多的人实现梦想,就是我最大的梦想。我觉得,做一名志愿者很光荣,也坚信随着社会的发展,公益将成为一种时尚,成为一种改变中国的力量!让我们一路同行,在传承友爱、乐于奉献的青春岁月中追求最美“中国梦”!